当前位置:麻城市龙池办邹虎副食店情感降龙十八掌谁创的(他是降龙十八掌真正创立人)
降龙十八掌谁创的(他是降龙十八掌真正创立人)
2022-09-21

长期以来,很多人只因萧峰的内功是【少林内功】,而不是《易筋经》《九阳神功》《九阴真经》等顶级内功,就觉得萧峰的武功,因此比不上神功大成的郭靖、张无忌等人,这本身就是一种谬论

先不必“跨书论武”,就用《神雕》书内的现成例子,黄药师一生究竟练了什么了不起的品牌内功?他的及门高第黑风双煞,甚至连基本的内功常识都不解其意,走的完全是外门横练功的路子。

黄药师也曾苦心孤诣去谋取《九阴真经》,最终却因伤心爱妻病逝,而从此一字不看,一句不练。然而,却完全不影响他的武功进境和内力修为,几十年来,从未被练了《九阴真经》最高深“梵文总纲”的一灯和洪七公甩开,只略逊于有“双手互搏术”加成的周伯通,到第三次华山论剑时,依旧稳居“天下五绝”一席之地。

杨过也是个好例子,他所学的《九阴真经》,只是王重阳刻下的克制《玉女心经》的一小部分,此外倒是将西毒、东邪、北丐、古墓派的各种神功学了个遍,依旧不是没学到本门高深武功的李莫愁敌手。

反而是在杨过断臂之后,吃了蛇胆,瀑布练重剑,只用一个多月时间,就飞升绝顶高手之列,大败金轮法王,秒杀蒙古三杰,百余招就击败只略逊五绝的裘千仞。

此后十六年里,杨过既没有向郭靖请教完整版《九阴真经》,也没有去钻研其他品牌内功,只是在怒涛海潮中与天地之力相斗,磨砺自己,一样练成了绝不亚于《九阴真经》大成之郭靖,《九阳真经》大成之觉远、张无忌的超强内力。

新修版《倚天》里,张三丰认为:【张无忌内功已臻绝顶之境,生平所遇人物,只本师觉远大师、大侠郭靖、神雕侠杨过等寥寥数人,才有这等修为。】

反之,黄蓉倒是和郭靖几乎同一时间就学全了《九阴真经》,然而练了20年,内力不如武三通,练了30多年,直接被龙象般若功大成的金轮法王,随手打断兵刃。

还有裘千仞,13岁开始习武,加入旁白称为“小小帮会”铁掌帮,其“铁掌神功”是铁砂掌这种大路货的加强版,一样是“忍热让双掌在铁砂中熬炼”,24岁青出于蓝,不到30岁就获得华山论剑的邀请函,从此被公认为武功仅次于射雕五绝的超一流高手。

如果论本身武藏,论练功时间,此刻的裘千仞,比《倚天》里已经50多岁的灭绝师太、俞莲舟等,怕是都相差甚远吧?

回到萧峰,他20多年的正宗少林内功,以及多年修习降龙神掌时,由外及内的磨砺(类似于前期洪七公),已经足以令他打出金庸世界首屈一指的战神级表现了:

一掌打断如神似佛的少林扫地僧两根肋骨(新修版改为吐血)。

单身一人杀入六十万大军阵中,擒贼擒王。

面对“内力深厚旷古绝今”的虚竹和段誉,萧峰又以一敌二将他们一掌逼退,抢去辽帝。

虚竹和段誉二人,那是被金庸开了最神奇最夸张的主角外挂:一个身兼逍遥派三大绝顶高手的几百年内力,“全身尽是北冥神功,没一处穴道不能吸人内力”。

一个只练成北冥神功一脉,却能有源源不断的高手主动给他送内力,最后连绝顶高手鸠摩智的一生内力也白送给他。毕竟最初连载版《天龙》里,能吸内力的并非逍遥派北冥神功,而只是段誉所食用莽牯朱蛤的效果。

换言之,说萧峰“内力不够高”,那仅仅是和虚竹、段誉这两个旷古绝今的怪物比的,他的内力程度,同样在30岁左右的年龄,就早早达到了金庸世界绝顶高手的均值,从未成为制约其武功和实战力的相对短板。

而且,太多人往往忽略的一点,萧峰从杏子林身世曝光离开丐帮,到最后万军擒辽帝迫其退兵,其间的三年多时间里,他的武功和内力同样一直在飞速进步:

【一根八尺来长的钢杖,倒有四尺插入岩中。这钢杖所插处乃是坚硬岩石。萧峰这么运劲一掷,居然入岩如此之深,自己也觉欣然:“这几个月来备历忧劳,功夫倒没搁下,反更长进了。半年之前,我只怕还没能插得这般深。”】

特别是萧峰在这几年里,倾尽全力给重伤垂死的阿朱、阿紫姊妹去灌输大量内力,需要在间隙期不断休养回气,到长白山老林后,又势必补充了大量的人参鹿茸,熊胆虎骨,这种不自觉地内功修炼历程,和杨过的服食蛇胆、瀑布海潮修炼法,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因此,从杏子林、聚贤庄大战、辽国平乱之战、少室山大战,到最后的阻击辽军南下,萧峰每次出手,其武功表现都往往更进一层,这点稍微细心的朋友,都应该有所体会:金庸世界第一战神,当之无愧!

也正因如此,《易筋经》按作者的原定写作思路,明明就是给萧峰特意安排的神功奇遇,最后却让他随身携带秘籍多日,竟弃而不学,正是作者金庸先生的独具匠心:或者说不同于塑造郭靖、张无忌等此前主角之处。因为此时要写的,就是萧峰这个人本身的强大,而根本无需其他著名内功为助力了。

新修版《天龙》另一改动,更让萧峰将丐帮原先的降龙廿八掌,加以“删繁就简,取精用宏”,令其掌力更厚,威力倍增,还特意将萧峰在之前版本原著,使用“亢龙有悔”的描写都改成“见龙在田”,新修版《射雕》又写明威力最强的“亢龙有悔”,为降龙十八掌之总纲,等于间接证明这一招实为萧峰改进降龙掌法后的结果。

正如严格意义地说,蔡伦也没发明造纸术,而是改进。爱迪生也没最早发明电灯,而是改进。瓦特也没最早发明蒸汽机,而是改进。秦始皇修长城,同样是将前人的建筑加以整修,连接在一起。

然而,丹青史册中,永远就是他们的名字,首先和这些伟大发明创举永远联系在一起,谁也不会觉得这是“贪天之功以为己功”。双雕时代,洪七公和郭靖威震天下的降龙十八掌,这一金庸世界最强掌法的创始人,当然也就是萧峰。

也就是说,萧峰的武学定位,就和那位参照《九阴真经》写下《九阳神经》的少林斗酒僧一样,已经提升到了金庸世界之绝世神功创始人的高度,完全可以和《九阴真经》之黄裳、太极拳剑之张三丰、《独孤九剑》之独孤求败,《斗转星移》之慕容龙城,甚至是未曾登场的逍遥祖师、葵花太监、段氏先祖等人并列而无愧。

并不是完全承袭前人遗泽,靠主角光环获得各种神功奇遇的其他主人公可比拟的了。

至于金庸论武时,某些人坚持的萧峰没学过品牌内功,就代表其“内力不足、武功不强”的论调,不客气点说,这种思路,就和那些被消费主义洗脑、盲目追逐所谓“奢侈品牌”,贡献大量智商税给“时尚圈”的蠢人如出一辙。